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本色

——人生各不相同,全在于思想!

 
 
 

日志

 
 

【原创】我为什么要读柳如是传  

2015-06-30 22:35:50|  分类: 书读万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要读柳如是传

【原创】我为什么要读柳如是传 - 乐山乐水 - 生命本色

   

秦淮八艳指的是明末清初江南地区南京秦淮河畔的八位才艺名妓,十里秦淮是南京繁华所在。这八个人是:柳如是、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陈圆圆,又称“金陵八艳”。 柳如是个性坚强,正直聪慧,魄力奇伟。柳如是名隐,字如是,本名杨爱,因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后又称“河东君”。

柳如是其人是明末清初之际秦淮八艳之一。最初了解这个人是由于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我总是好奇陈寅恪这样的史学大家,为什么会给这样一个人写传,而且这样的传记又是重要的史学著作。

在我的心目中一直仰望一个人,那就是陈寅恪先生。他曾是清华四大导师之一,史学大家,国学大师。因为其在清华上课时坦言自己的讲课原则:“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外国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自己过去讲过的,也不讲。现在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给我印象深刻。正因如此,他的课堂座无虚席,听众甚多,甚至连当时的朱自清、冯友兰等知名教授也风雨无阻前去旁听。被人称之为“教授中的教授”。在我看来,他才是大学中的真正老师,这“四不讲”所体现出来的就是他对学问的自信,对自我生命状态始终鲜活的自豪。没有生命始终的鲜活,没有不断的发现和创造,是很难说出这样的话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写出了《柳如是别传》这样一部史学著作,我好奇这样的史学大家,国学大师怎么会写这样一个人。在常人看来,柳如是不过就是一个妓子,这样的人怎么会入史学大家的法眼?这是我存有的疑问。

若干时日前,我曾阅读一则微信好友的信息,大意是说古代的青楼文化是传统文化的一个部分,青楼有自己的独特文化,不似今日的妓院。这位友人认为青楼文化是中国的独有现象。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体系中,生命的成长一直追求成为士、君子,乃至圣人。按今天的理解,古代的青楼就该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士君子是应该不屑于光顾这样的地方的,事实上不但士人、君子经常光顾,就连古代的圣人皇帝也有出现在这里的情况。古代的士人君子不同于今人的正人君子,在精神与信仰层面大多会高出今天的正人君子。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按这位友人的说法,古代青楼的那些“妓”,大多是因为生存问题成为风尘女子的。但这些人才色艺绝佳,她们接客绝不会像今天的妓院那样只要有钱就可以进入她们的门槛。而是在进入她们门槛之前要拷问客人的才学,通常是很少有人过关的。由此可见,这些古代的“妓”接客的标准在精神信仰,而非物质财富。富甲天下的公子哥照样会被拒之门外。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古人对文化的认识,不在经济,而在精神。因此,这些风尘中的女人就成了文化体系中的一个部分。笔墨纸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大多会与男女之情有关,由此我们,不难明白古代的诗词歌赋何以会如此的繁荣,以致成为了中国文化的一道独特风景。

我们再看一看柳如是一生传奇的经历。柳如是是嘉兴人,生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幼即聪慧好学,但由于家贫,从小就被掠卖到吴江为婢,妙龄时坠入章台,易名柳隐,在乱世风尘中往来于江浙金陵之间。由于她美艳绝代,才气过人,遂成秦淮名姬。柳如是曾与南明复社领袖张缚、陈子龙友好,与陈情投意合,但陈在抗清起义中不幸战败而死。柳氏择婿要求很高,许多名士求婚她都看不中,有的只停留在友谊阶段。崇祯十四年她20余岁时,嫁给了年过半百的东林领袖、文名颇著的大官僚钱谦益。清军占领北京后,南京建成了弘光小朝廷,史称南明。柳如是支持钱谦益当了南明的礼部尚书。清军南下,兵临城下时,柳氏劝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最终钱降清去北京,柳氏留在南京。钱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由于受柳氏影响,半年后便称病辞归。柳如鼓励他与尚在抵抗的郑成功等联系。并尽全力资助,慰劳抗清义军,这些都表现出她强烈的爱国民族气节。郁达夫 “秦淮八艳”之首。1664年钱氏去世后,柳氏为了保护钱家产业,竟用缕帛结项自尽。

与钱谦益相比,柳如是的民族气节以及她所表现出的高拔精神就显得尤为可贵。安当时的状况来说,钱谦益可谓名士君子,但在民族危难之时却不及一个风尘女子。或许,这行是一代史学大家陈寅恪最看重的地方。正因如此,才有了《柳如是别传》。《别传》是史学著作,亦是对传统文化生命的解读。也正因如此,陈先生的《别传》才格外是得到后世史学界的倚重。

我好奇别传的实质和内容与传记的区别,信手百度寻觅意义。就有了内传、外传、本传、正传、别传之分。传记文的一种。古代为人作传,列于家谱的称“家传”,列于史乘的称“史传”,这都是“本传”; 别传与“本传”相对。多记载一人的逸闻轶事,可补充本传的不足。古代经学家称广引事语、推演本义的书为"外传",与专主解释经义的"内传"相对。司马迁记史就以纪传体开先河。如此看来,史学大家深得司马迁的精髓,这也正是陈寅恪先生学术地位不可动摇的原因吧。

因而,读《柳如是传》非是了解奇闻异事、花边新闻、饭后谈资,而是了解传统文化的血脉,古人的精气神!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