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本色

——人生各不相同,全在于思想!

 
 
 

日志

 
 

【原创】教师节里谈教育  

2012-09-10 22:10:53|  分类: 教育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谈教育

在这样的一个节日里,收获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心中除了洋溢着感动,更是升腾着歉疚,这歉疚既是针对我曾带过的千百位学生,更是对今日的教育无所建树和贡献而言。于是,很想有话说一说。

时至今日,教师节已经是第28个年头了,从大学毕业至今从教已经是整20年,20年里读了一些书,回首再看时,才发现这20年的教育生活里,作无效无益的事多。刚工作的那些日子,也曾抱定“愿以自己的人生经验和感悟为学生提供生存和成长的武器”的信念,但还是受制于自己悟性太浅,进步太慢而给予学生的太少。恍然20年,真是人生苦短。为把握来日,权且将自己对教育的认识反思一番,与同行共勉。

一、现代大学与传统大学的关系

时下的大学教育最为流行的就是“现代大学”,许多教育官员和教育者开口闭口现代大学教育、现代大学制度,我实在不敢苟同,也不知谈论这些流行语词的人还知不知道传统大学是什么样子?现代大学与传统大学有什么关系?有了现代大学真的就不需要反思传统了吗?

学的繁体,从子、从爻、从秃宝盖。子即小孩,指学的主体。字从爻,爻实际上就是古人演算等实用的小棍,即算筹,呈横七竖八之状。双手摆弄爻,是指一种学的方式;从秃宝盖,像覆盖状,是指学习者还处于一种“蒙”的状态,旧时孩子念书一开始都是死记硬背。先生开始讲解,称为“破蒙”。学与教相对。教,也从爻、从子。教从子,指教的对象。多了一个表示先生敲打学生的反文,少了一个秃宝盖。当然,教的目的就是为了破这个蒙。小篆「教」,从孝、从 。是象形文字,像手有所执持之形,含举手做事之义,换句话说,就是实践、落实。故教之原义就是让人们学习如何力行孝道。小篆:「教」,从 、从孝,是执以教导人者。「孝」音教,作效解,上之以示儆,下顺之而从所施为教,其本义作「上所施下所效」解。即长上对下辈指导督责之意。

现代大学起源于西方的工业革命之后资本主义的发展,我们资本主义发展较晚,现代大学的发展是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此前,我们国家并非不存在大学,我权且称它为“传统大学”,所谓的“传统大学”就是传统文化一直探究的做人道理,是成人之学,我们的文化独立与世界成为三大体系之一,全赖在这方面的传承。西方的大学在工业革命之前也并非现在的样子,它也探讨做人与伦理问题,只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它才领先进入了物质这一层面的研究,在我们的文化层面说来就是器物层面。从总体上说,器物层面研究的就是物与物之间的关系,目的是为了求得物理;而我们的传统文化一直在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求的是做人的道理。物理向上升才能为人生活服务。西方的文化一方面发达物质的器物之理,另一方面在人与人的关系问题上有宗教承担着这方面的教育,所以教育与科学尚没有出现大问题。现代教育是智力教育、用脑的教育,凭借的是知识的传承,所以可以大规模的呈机械化式的课堂教学实现高效率。而我们的传统教育是心灵的教育、非智力的教育,其教育方式必须通过学生的情感体验才能得以实现。而现在的大学课堂无法实现这样的要求,我们有没有相应的宗教系统完成这样的任务。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把那些能够把心灵教育贯穿于课程之中的老师称作“人师”,把于无言之中实现这等心灵教育的教育叫做“大爱”的教育。而我们目前的教育问题通常说的是人文精神的缺失,实际上是信仰的缺失,我们学习了西方的物理,器物层面的教育,却没有将宗教所承担的做人教育一同纳入课程,结果导致了器物层面的膨胀而没有道德与信仰的制约,这个东西正是孔子所说的“约之以礼”的“礼”。我说这些,是希望我们的老师要在学生的做人上下功夫。在做人的教育上下功夫才能弥补信仰的缺失,我们才能培养出有良知的学者、专家和技术人员。不至于培养的学生净是为满足自己的欲望凭借“科学技能”为所欲为,我们掌握了高精尖的技术人才,应该能够知道什么事情可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这是根本。这方面的培养靠我们的身体力行,重在身教。孔子的孙子子思曾经著有《中庸》一书,他在这里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所以我们看什么是教育?在子思看来修道就是教育。他还说“成己,仁也。成物,知也。”“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还说“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

二、现代大学的教育就是技能的教育

回到我们对学生的专业技能的培养上,在教学的过程中,需要把握的最重要教育观念,一个是理解在先。授课教师首先要知道我们所授的课程目前专业领域在世界处于什么位置,对所教的课程内容和知识点不但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要明白我们所教授的这些理论往哪里用?怎么用?如果为师的不知道理论如何应用,我们让学生如何去用呢?另一个问题,就是要注重实践,既有教育过程中课程安排的实践内容,也有课程之外的实践问题。课程内的实践教学要分外重视起来,我们学院领导会尽力协调改善实践教学条件的问题。作为老师要认真研究和对待,切实让学生在实践教学中学到一技之长。课程之外的实践教学,需要老师带头,更需要老师向学生强调、督促。关于技能的问题,最为关键的就是反复操作,熟能生巧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实践就显得非常重要。我常说人才问题,什么是人才?我的定义就是这个人具有的本事不可替代。本事到什么时候不可替代?就是熟到巧时。“熟能生巧”说的是技术的获得要靠辛勤的汗水;“能工巧匠”不单纯是熟的结果,我们常听说“心灵手巧”,看来“巧”是心脑并用的结果。这个“巧”在佛教中就是“神通法门”,而佛教重点主张人格修养,而非“神通法门”;在儒家看来这个“巧”就是“小道”,而儒家也认为“小道”虽然可观,却是君子不为的事情,儒家一直致力于谋求“大道”。

三、处理好现代大学的教育与传统的教育的关系

我认为办好现代大学的教育并不可以断然否定传统大学教育。尤其是对我们这个国家就更为重要。那么,我们再来分析这两者在人生中存在什么样的关系。

通常来说,驱动人和社会的发展的因素笼统地说就是“欲望”。无论是集体还是个人,无论是好的欲望还是坏的欲望,都有着这样的功能。从总体上看,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社会是向着正向的方向发展的。西方以宗教引导,以法治制约着社会朝向这个方向发展。而我们所处的人伦文化社会,只能依靠做人的教育。目前做人的教育不足,使社会发展失控,出现了诸多问题,比如食品安全问题就是。正因如此,儒家文化提出了“人性善”的主张,目的就是要求人性要向着善的方向发展,而不是相反方向。这一点是我们文化的基础。我们的文化把这一点向上提升,就上升到了“道”,也就是信仰层面的东西。这个层面的东西就是形而上的理性。但西方的形而上的理性大多是物理的理性,也就是梁漱溟先生称作的“理智”,所以西方的理性与我们传统文化的理性还有区别。我们的理性更高,高入信仰层面了。而西方的理性也只是我们的理性之下的理性,即便是哲学概念上的理性也是如此。顺便说一下,西方也就是现代大学研究的问题常常是对象化的,他们总是把要研究的东西置于自己的面前加以研究,所以学用结合问题也就是理论与实践问题做的不好,两者是分裂的,因此就存在为理论而立理论的学者。我们的文化强调学用一体、知行合一,这是我们的文化优势。如果我们能够解决好这个关系,培养应用型人才的问题也就彻底的落到了实处。

(此文是为周三集体学习准备的讲稿)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