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本色

——人生各不相同,全在于思想!

 
 
 

日志

 
 

【原创】儒家文化的思考  

2012-05-04 10:52:34|  分类: 书读万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儒家文化的进一步了解与思考

——读刘述先先生的《儒家哲学研究 问题、方法及未来开展》

【原创】儒家文化的思考 - 乐山乐水 - 生命本色

读这样一本书只是一个极偶然的机缘,因为这个学期为大学生讲读《论语》,在当当网查找图书的时候发现的。此前,我对刘述先这个人一无所知,但出于好奇,很想知道目前学术界对儒家哲学研究的情况。

这本书汇集了刘述先先生对儒家哲学研究的21篇论文,所以此书是一部论文集。出版这样一本论文集并非刘先生本意,是东方朔先生在听他的课时产生的一个想法,因此,此书的编者乃为东方朔。刘先生祖籍江西吉安,1934年出生于上海。台湾大学学士、哲学硕士,美国南伊利诺大学哲学博士。曾任教育于台湾东海大学哲学系、美国南伊利诺大学哲学系、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哲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任“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所兼任研究员、台湾政治大学讲座教授。被誉为是“学贯中西的学者、著名哲学家与哲学史家,是在国际哲学界颇有影响与活力的开放型的当代新儒家思想的代表人物。

应该说,阅读这样一本书收获还是蛮多的。因为如此,想了很多,思考很多,感慨也是良多,竟一时无从下笔,直至今日。

我首先要感慨与反思的就是儒家文化本身。从小的时候的一知半解,到今日的逐渐了解,才感觉到儒家文化真的是博大精深,其延续时间之长,影响之广大,恐怕很难再找到与其相比的了。从儒家文化的发展历程看,并非一帆风顺,它总是处在不断的肯定、否定,再到肯定,否定的这样一个历史的循环过程之中。它有荣光的时刻,也有屈辱与委屈的历史,就如同一个人的一生一样,要经历苦难和磨难。而苦难与磨难有成就了这样的文化,似乎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孟子的那句话:“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难道儒家文化真的会在当今世界发挥它独有的作用?我还想儒家文化的智慧在今日的勃兴真的是因为它如人的生命一样是因为他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没少承受苦难的缘故?儒家文化自孔子始,虽一波三折,总算得以延续至清末。1919年新文化运动,将其拦腰斩断,追求所谓的科学与民主,平心而论新文化运动对整治当时社会的弊病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但对传统文化的否定也造成了巨大的弊端。牟宗三就曾认为马列毛思想背离传统文化理想,有深刻的危机感。文化大革命是又一次对传统文化的重创,差不多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儒家文化就遭遇了这样两次的重要打击,就是在这样的重创之下,国人差不多将传统儒家文化丧失殆尽的时候,儒家文化还能得以勃兴,很值得思考。对比国内国外的大学教育,我们不能不承认自己与西方的差距,建设世界一流的大学似乎只能是一个美丽的梦。现今高校设置的马列和思想品德课,很少有学生会真的信,不过是为了学分而已。做人教育失去了根基,进入社会做事的时候便也没有了底线。造成诸多的社会问题,令人痛惜。西人的现代大学的建设,之所以比我们要好很多,不单是因为时间之久,也是因为他们高校对科学研究是秉持着真正科学态度的,在做人的问题上发挥着宗教在教育中独有的作用。没有信仰的人是很少见的,因此面对科学也不会乱来。我们的教育在做人教育这方面实际上成为了一大空白。正像刘述先先生所说的那样,“1949年后,少数中国知识分子流亡海外,忍受花果飘零之苦,为祖国的学术文化存一命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些流亡海外的学者在当时是被称为孤臣孽子的,哪知道正是这些人开辟了儒学的新境界。这些人一方面继承了传统文化的因子,又有世界的眼光和背景。历史的变局从另一个角度上又成全了儒家文化的发展与光大。试想,如果不是国共争斗见了分晓,亦或是没有国共的争斗,这些儒家文化的继承者还会有这样宽阔的世界眼光吗?

当然,因为新儒学吸收了西方的研究方法,这些研究儒学的代表人物无论如何也难以企及前代儒者在实践方面的高度,无法完成尊德性达于圣人的高度。刘述先先生敏锐地看到“现代儒学的发展有由‘尊德性’转往‘道学问’的倾向”,也就是现代的儒学研究正朝着纯理论的方向走去。而古代的儒者是“尊德性”与“道学问”是并重的,甚至是更看重“尊德性”这一点的。这样的转向正是受西方的思想方法影响而致的,所以理论层面的认识有了新的提高,但却难以产生新的圣人。新儒学的进步就在于不是“照着讲”而是“接着讲”。

【原创】儒家文化的思考 - 乐山乐水 - 生命本色

 因此,我不能不谈谈从这里我看到的东西方对研究所持的思维方式的差别。以学习为例,西方人研究问题的方法从学入手,对学有深透的认识成体系后,再来指导习。而我们传统文化中的古人对学与习的看法是并重的,很少将其两者剖离开单独研究。在西方人看来,学习这个概念是二元的,他的研究路数是将这两者剖离开成一元后再行研究。而我们的古人却把这样的二元对立的两个问题放在一起,看成是一个一元又不是单纯的绝对的一元问题来对待。所以在我们传统文化的思想中并不乏辩证的,对立的思想,但正是通过这样的思考古人便把矛盾对立的问题和谐统一在了一起。我们传统文化的天人合一思想正是这种思维模式的反应。而这样一种思维模式,对解决当今多元文化世界文明冲突的意义是显而易见。它启示我们的就是多元与一元并不矛盾。由此,我才认识到学术上为学问而学问,为研究而研究的道理。几年前,与学生竹白曾就理论与实践问题有过不同的看法,一直存疑到今天。当初我是不同意理论与实践脱离的,我认为学就该有所用,研究就要解决实践中的问题的。所以,我是赞成古人的学思结合、知行合一、体用结合的,其实古人这样的看法与我们今天所说的理论与实践是一致的。竹白也曾说过学术研究可以为理论而理论,他是对的,只不过从这里我看到了西方文化和思维模式对他的影响。古人这样看问题,所以才最终走向了天人合一的宇宙观。

    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差距之一。其二,对道(真理)的认识也存在着不同。

【原创】儒家文化的思考 - 乐山乐水 - 生命本色

《易经》中有“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说法,《论语》中也有“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的说法。我们把这个世界一分为二,中间的一线就是中(形),这个中就是古人所言的中庸。古人所认识到的道是变化的,开放的,流动不居的,这个道也是由器物层面的东西抽象出来的,但它不是僵死的、静止的、教条的东西。后世对儒家文化仁与礼的认识,恰恰是僵化了、教条了,所以才丧失了生命力。我总是感觉到西方的“真理”仍没有上升到我们古人所说的“道”的层面,它仍然在中(形)这个线下,不过是将器物的这类东西抽象出来一个共相罢了,所以,我看到西人认识的真理是静止的、不变的。而把握道之难,远比把握西人的真理还难。中国人近世没有发展出科学,大概也是因为古人朝着“道”的层面用力太深,而不似西人在器物层面用力太深之故。也因为理解“道”之难,所以真正成为圣人的人屈指可数。在教育这个领域,孔子试图培养的全人就是把握“道”的人,于孔子的人生经历我们不难看出孔子不但把握了“道”,对器物层面的把握也是熟练而庞杂的,“游于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今天教育的问题就是,既无法达于“道”的层面,又不屑于器物层面的熟练。学生从小在生活之中就没有动手的习惯,又怎么能够造就技术层面的专才呢?

传统文化提到两行兼顾的理论,刘述先先生在他的论文中曾分析了古代儒家文化的走向,孔子到孟子,从孟子到荀子都是儒家的代表,而荀子的弟子韩非和李斯却由儒家发展成为了法家。实际上就像刘述先先生分析的那样:孔孟表面上偏于内在,其实有超越来加以平衡,故可体现一种上下兼顾的中正和平之道。但荀子却蔽于人而不知天,两行的智慧丧失,只能截取半边。到韩非与李斯时直向形而下的法,趋向功利,社会政治也从王道走向了霸道。

我还隐约的感到,道器的关系似乎就是无限与有限的关系,通过有限可以穿越无限。

道器之间的关系还与文化和信仰相关。人的认识不进入道的层面,难言有文化,同样难说有信仰。中国人是因为认识了道,而有了信仰;西人是首先设定了彼岸的神,才有了信仰。我们需要努力才能达于道,才会有信仰,所以有真正信仰的人之少也就不难理解了;而西人不用努力,只需无条件的信,就有了信仰,所以,大多西人都会有信仰,这也与文化和社会习惯相关。道对我们而言,又似乎遥不可及,有一种颜渊看待老师孔子的感觉“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既然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说没有信仰就是没有文化呢?纯粹的专家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不全是文化人呢?

刘述先先生重新解释了“理一分殊”,我的理解理在道的层面,需要有对道的体认。分殊在器物层面,对形形色色事物的认识终归一理,这是我的理解。青岛诗人高伟就曾说过“人类几乎所有的想法早就被过去的大师想过了”这样的话,几天前与好友交流思想,他说自己忽然有了很美妙的想法,后来却发现前人一直是这样做的。我就告诉他,此刻的认识才接近了本质。为什么许多不同时空的人,会对一个问题有着同样的认识,达于殊途同归的境地。其原因就是这些人的认识都达于了事物的本质。创造学中所讲的类创造其实就是这个道理。与个人而言是前所未有的发现,但对于整个人类社会而言已经是早已被发现的事了。不同时间同样的发现,同样是创造,但其社会价值不一样。能够在不知的情况下走上前人走过的路,就是因为无论前人还是后人,对事物本质的认识是一样的。事物的本质和规律就是这个一。

孔子晚年的学生子夏曾经说过:“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我读出了爱因斯坦的味道,爱因斯坦在晚年论述教育的时候曾经说过“教育就是忘记了在学校所学的一切后剩下的东西” 刘述先说“知识的积累与价值的体现紧密地关联在一起。知是重要的,但不是孤立的离存,也不是最重要的价值。”这里涉及了学习过程中,理解与记忆的关系问题,“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讲的就是记忆但不能理解,虽得之,也终会必失之的道理。仁之中一定有感情的参与,有兴趣的介入,舍此谈不上理解。没有理解也便没有长久的记忆,就无法谈得上守的问题。看来爱因斯坦所言剩下的东西正是我们古人所言的“仁”啊!

还有个疑问,我们近世追求的科学与民主与古人追求的仁政究竟哪一个更好呢?仁政与民主又该如何认识?

  (文2012年5月15日)

【原创】儒家文化的思考 - 乐山乐水 - 生命本色

 

《儒家哲学研究 问题、方法及未来开展》(刘述先著 东方朔编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0年9月1日第1版第1次印刷)读书笔记:

●人生的意义与价值问题并不能由科学来解决。P6

●熊十力1944年商务出版的《新唯识论》被誉为最有原创性的哲学著作。P8-9

●牟宗三认为马列毛思想背离传统文化理想,有深刻的危机感。P14

●牟宗三没有留过学,如今却有好几个德国的博士论文写他的东西,堪称异数。P15

●儒家强调至情根植于人性,通贯于社会,这是不可违逆的“常道”。由儒家的立场看世界伦理,既有“内在”(人),也有“超越”(天)的根源。P21

●熊(十力)先生的贡献是在他的哲学睿识,成为海外新儒家的一个精神源头,而绝对不在他对历史的理解或原典的解读。P44

●朱子一方面重传承,另一方面重创新,这才得以集儒学之大成。P48-49

●哲学一名词,自西方转译而来,中国无之。故余尝谓中国无哲学,但不得谓中国人无思想。西方哲学思想重在探讨真理,亦不得谓中国人不重真理。尤其如先秦诸子及宋明理学,近代国人率以哲学称之,亦不当厚非。惟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有其大相异处,是亦不可不辨。P49

●相对于西方人“知性的傲慢”,中国人则有“良知的傲慢”的问题,这是陆王遗留下来的老问题,也是当代新儒家必须面对的新问题。P60

●学者主要开拓的是理想的世界,而理想与现实仍有巨大的差距,只是真实的理想终必会以某种方式融入现实之中,需要的是时间的酝酿罢了!P77

●境界和理想如何与生活和现实结合?也是一个值得我们不断探索下去的大问题。P77-78

●道德实践就是法坤。人需要道德实践,你这个生命就有坤元。我们人的生命有创造性,也有实践性,上帝只有创造性,上帝不需要实践。实践就是通过修养功夫把道德体现出来,儒家讲实践都在坤元里。P82

●人是有限的存在,因为是有限的存在,你要体现道,表现道。什么是道呢?创造性原则就是道。你要使创造性原则在你生命中表现,那就是说使你的生命永远“天行健”,保存创造性而不丧失。因为人有物质性、感性,使我们的创造性常常为物质性、感性所蒙蔽,要开发出来,非学不可,开发就是把你原有的创造性发出来。P83

●世界宗教绝无例外终必落实于“人性”的发扬。宗教封闭的意识形态是仇恨、敌对的根源,而真正的宗教睿识必超越自己现有的藩篱,怀抱开放的心灵。一方面向往终极的真理,不坠落在相对主义的陷阱之内;另一方面又拒绝自我封闭,不断日新月异,以适时适切的具体表现来发扬人类创造的精神,这正是“理一分殊”所蕴涵的丰富的意蕴。P91

●当代新儒家绝无意走回头路,他们的眼光是掌握现在以指向未来。P92

●人的知识的增长无疑会对人的信仰造成巨大的冲击。P98

●知识不论如何扩展,仍然有限的很,毕竟无法完全消解有关宇宙与生命的奥秘,而这正是宗教信仰的温床。P98

●祁克果僻处丹麦,生前为一充满了争议性的人物,死后无藉藉名,一直要到20世纪才被重新发现,与尼采齐名,被推尊为存在主义思想的开山祖师之一。P99

●把有限的东西当作无限来信仰就是“偶像崇拜”,它甚至可以产生魔化的后果。P101

●希腊哲学注目永恒,希伯来信仰倾心超越,近代西方却重视经验,掌握过程,这样的特色也反映在当代神学思想之内,美国的思想家在这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P101

●耶稣说的“真理”并不是抽象永恒的本体论真理,它是身体力行具体实践的真理。P105

●孔子所彰显的是彻底的现世精神,缺少对超世的祈向。P106

●人必生于一个传统之中,而传统对我们的作用有双面性;既给予我们教育,也给予我们束缚。P116

●道既是形而上学,非一物可见,故超越;但道又必须通过器表现出来,故内在,这样便是一种“内在超越”的形态。P125

●所谓“内在超越”的现世倾向与“纯粹超越”的他世倾向,的确走向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当然每一个伟大精神传统必定兼顾超越与内在两个层面,但彼此的差异乃绝不可掩者。P143

●儒家必以人为出发点,上通于天,不能倒转过来,由天到人。P144

●中国走的不是西方对于矛盾作自我反省的道路,而是走一连续不断逐渐深化的道路。P146

●过去的说法是,《论语》讲人事,《易传》讲天道,二者的倾向无疑是不同的。然而通过我们对《论语》中材料的解析,就知道这样的分别并不是绝对的。《论语》本身就隐含了一条“天人合一”一贯之道兼顾超越与内在“两行之理”的思路。明乎此,乃可以了解,为什么在《论语》之中,“道”这个字有那么多不同的用法,原因在其广涉天人。P164

●朱子所教绝不只是一套抽象的义理,还是可以实践在人伦日用的规范。P176

●人的特色是不断地创新。P179

●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P191

●随顺自然,就是接受所与的性分,却又不以一己的是非强加于别人之上,与时推移,随遇而安,这才是真正的逍遥。P193

●考据的功夫是要还出思想是发展的真相。P201

●只有信仰才能对信仰形成抗拒的作用。P205

●孔子的关怀不离开我们日常的生活,随机加以指点,流露了深刻的智慧,似乎很明显地是偏向于内在的方面。P206

●孤立的个人是渺小的,即使是社会群体,也仍然是有限的。但人一方面能够体现自己生命内部的价值,己立立人,己达达人,另一方面又能参与天地之化,自己的生命虽然有限,却可以通于无限,在不完成之中完成自己。P214

●人类文明必须发展到某一个程度,才能自觉到安身立命的问题,而安身立命又不能不与一个人的终极关怀关联在一起。P214

●把有限的东西当做上帝来崇拜,那就是偶像崇拜。崇拜而带着狂热,甚至会造成“魔化”的结果,后果不堪设想。P215

●信仰的对象不可能在世间,绝对无限的超越者才是真正值得我们终极关怀、终极托付的对象。P215

●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人之能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非意之也。其心之仁本若是。P216-217

●自中国传统看,宇宙间的创造乃是一个辩证的历程。创造要落实则必具形,有形就有限制,故《易传》曰:“形而上者之谓道,形而下者之为器。”P221

●天地之常,以其心普万物而无心,圣人之常,以其情顺万物而无情。故君子之学,莫若廓然而大公,物来而顺应。P223

●依赖经验科学的知识并不能建立道德伦理。P224

●两行兼顾才是安身立命之道。P224

●《论语》中孔子讲礼,明明是合乎人性的自然流露,到了后世,徒具形式,失去精神,甚至堕落成为违反人性的吃人礼教,这是何等的讽刺!如果能够贯彻理一分殊的精神,就会明白一元与多元并不必然矛盾冲突。P225

●空有良好的理想固然不会产生实际的效果,但人拒绝有理想的向往,而听任偏见与成见支配自己的行为,却会产生立即而当下的恶果。哲学家的职责是提出正确的理想,而超越的理想常常要经过一段长时间的酝酿才能在现实中产生作用,此所以苏格拉底、耶稣基督、孔子在现世都不是成功的人物。P226

●康德说,人永远有形而上的欲望,同样,人永远有超越的祈向。P226

●人困在眼前的现实之中,是难以安身立命的。P227

●我们的终极托付只能在“道”的层面,不能在“器”的层面。只有找到值得我们追求的终极关怀,我们的精神才能安顿下来,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P227

●但光顾超越而不顾内在,则不免有体而无用,浮游的超越而罔顾世人的痛苦与烦恼,如杨朱之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并不能带给人真正的满足。宗教的一个强烈的动机是度世,故大乘佛教要讲悲智双运,菩萨自愿留在世间,有一众生不得超度,就不肯出世,享受无边的妙乐。而超越的理想要具体落实,就不能不经历一个“坎陷”的历程,由无限的向往回归当下的肯定。而良知的坎陷乃不能不与见闻发生本质性的关联。超越与内在两行兼顾,使我有双重的认同:我既认同于超越的道,也认同于当下的我。我是有限的,道是无限的。道德创造结穴于我,而我的创造使我复归于道的无穷,是在超越到内在、内在道超越的回环之中,我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所。P227-228

●中国人没有发展西方式的形式逻辑与经验科学,这是因为中国人拒绝将形式与内容分离。P235

●西方文化重物质满足,中国文化重社会生活,印度文化则指向超越。P236

●田立克曾在“信念”与“信仰”之间做了重要的区分。信念依靠的是证据,证据越多,信念就越强。但信仰就不同了。信仰要求绝对的托付。最极端之例见之于据说为透吐林说出的名言:“我信正因其荒谬。”P239

●天道之生生不已,无言而教,其隐含的信息正是后世所谓“天人合一”。因此之故,以孔子只是传授一套俗世伦理是不对的,他对天有深刻的信仰,绝非缺少宗教对超越的祈向。《中庸》讲孔门天地人的“三一”之教,只有人才能与天地参。天道运行无所不在,故内在于世间,但又不可以之为一物,不能通过感官摄握,故超越。由宗教视域看,儒家对天道的终极托付是与基督教的信仰形成对比的。基督教徒信独一无二的人格神创造世界,他不是世界的一部分,故为“纯粹超越”,不是理智可以把握得到的。而孔子尽管被后世尊为至圣先师,他却始终只是人,绝不像耶稣基督为神子,制造了超自然的奇迹。就哲学而言,儒家的形上学以天为广大、力动流行之道,不像希腊哲学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之为静止的永恒的存有,超越于生成变化的过程之上。P243

●儒家的道当然也不能通过经验归纳来建立。它只有通过体知来把握,但它一样有普世性,追随圣贤的楷模就可以如实相应,但与超自然的启示性没有任何关系。P244

●中国人不求征服自然,但求与自然和谐相处,过自己的生活。P248

●我们只能由“分殊”开始,明白个人只有一个有限的视域,但它有不断超越自己的故域的倾向。P253

●儒家的精神传统由孔子以来,一向以“仁”为本,以“礼”为用,不可以本末倒置。故儒家传统里面有与时推移的部分,也有万古常新的部分,必须加以分疏开来。以此典章制度可以改变,风俗习惯可以改变,对仁义的终极关怀则不可以改变,同时历代儒者所向往的莫不是一种“情理交融”的境界。P262

●中国传统向来经史并重,经讲的是常道,史说的是变易,两方面形成有机的整体,不可有所偏废。P272

●中国哲学第一个黄金时代在先秦的春秋战国时期。主流思想儒、道两家,儒家的孔孟仁智双彰,道家的老庄则强调超智性的面相,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中,形成了儒道互补的局面。在这个传统中,没有发展出形式逻辑,也缺乏纯粹的理论兴趣,更没有发展出近代西方的科学与民主。到了宋明,为了面对道、佛的挑战,乃发展了理学,成为中国哲学第二个黄金时代。宋明儒喜欢谈理、气、心、性,强调圣学是实践的学问,倡知行合一,重修养功夫,显然不同于近代西方割裂知识与价值之倾向。到了当代,面对西方强势文明的挑战,儒家传统被视为将来只能在博物馆才能找到的东西。不想新儒家却浴火重生,成为当前的显学之一。P283-284

●举一反三才是善学。知识的积累与价值的体现紧密地关联在一起。P285

●名家号称一时显学,却迅速衰微。这刚好反证中国文化传统不能忍受与实际脱离,徒缭绕于名言的辩论。P293

●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P293

●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P294

●大其心,则能体天下之物。物有未体,则心为有外。世人之心止于闻见之狭。圣人尽性,不以见闻梏其心。其视天下,无一物非我。孟子谓尽心则知性知天,以此。天大无外,故有外之心,不足以和天心。P295

●人不能纯粹只是向外追逐,除了依照实际的情况充分发展出自己的潜能以外,人人必须有低限度的道德的信守,不可一味只是趋炎附势,唯利是图,对于事情要有是非对错的判断。每一个人守住自己的岗位做不懈的努力,才能为社会的开展创造新机运。P341

●中国哲学是以道德生命的健动为起点去上体天心,体认弥漫于整个宇宙间的生生之德,则人的生命虽有限而通于无限。生生的脉动实凌越生死,宇宙的生命在个体的生命之内得到共振。而吊诡的是,人必须克服私欲才能开放给一个更丰富、饱满、包含无限创造性的生命。P372

●儒家精神传统的精粹在于“为己之学”,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生命内部找到价值的源泉。P382

●在中国的传统之中,仁是统合原则,“义”是分殊原则。P390

●今天的政客、商人固然是谎话连篇,唯利是图。连科学家都未能遵守道德原则而做一些有问题的研究,有些教棍则以鼓励仇恨为职志。年轻人必须学习诚信,忠于自己,宽恕待人。P391

●人必忠于自己,才能把自己最好的可能性充分发展出来。P391

●自由的强调必须配合责任的强调才能获致平衡。P391

●事实上没有一个社会可以容许人为所欲为,而必须以礼节之,才能收到如魔术般的效用,当代西方哲学家芬格雷恰正是在这一方面看到了孔子的重要性。P393

●现代讲多元,却不可以堕入相对主义的陷阱,更不可以放弃对于真理的追求。P394

●中国人从来就十分缺乏强烈的他世情怀,佛教华化而成为禅,所凸显的恰正是肯定当下即是的现世情怀。P461

●礼的本意是仁的表现,诚于中,则形于外。P461

●当代西方哲学最不会处理的就是价值问题,我们很难由之得到什么有用的指引。简单说来,当代西方哲学的两大主流:分析哲学与解释学都不免受到相对主义的侵蚀,而把我们带进一种价值迷失的境地。逻辑实证论者把认知意义(知识)与情感意义(价值)彻底打成两橛。P463

●王阳明四句教:“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P474

延伸阅读:

◎《东西文化及其哲学》 梁漱溟著

◎《人心与人生》 梁漱溟著

◎《中国文化之精神价值》 唐君毅著

◎《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 唐君毅著

◎《中国哲学原论》 唐君毅著

◎《原性》 唐君毅著

◎《原道》唐君毅著

◎《原教》唐君毅著

◎《认识心之批判》 牟宗三著

◎《心体与性体》 牟宗三著

◎《从陆象山到刘蕺山》 牟宗三著

◎《圆善论》 牟宗三著

◎《佛性与般若》 牟宗三著

◎《智的直觉与中国哲学》 牟宗三著

◎《现象与物自身》 牟宗三著

◎《国史大纲》 钱穆著

◎《朱子新学案》 钱穆著

◎《朱子提纲》 钱穆著

◎《新唯识论》 熊十力著

◎《读经示要》 熊十力著

◎《原儒》 熊十力著

◎《真理与方法》 高达美著

◎《最后的儒家》 艾恺著

◎《传统与现代的探索》 刘述先著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