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本色

——人生各不相同,全在于思想!

 
 
 

日志

 
 

【原创】说“情”  

2010-03-18 20:55:04|  分类: 生命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情”

 

从2002年我真正意识到“情”的问题开始,就一直试图探讨和找到它的规律,试图能够说清楚“情”的问题。这样屈指算来,对“情”的关注和思考差不多已近10年之久,不敢说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但总算有了些许的眉目。今天就尝试着把我所能感觉到的、想到的、看到的关于“情”的一二说一说。

我们先看这样一些与“情”有关的词:世情、国情、校情、党情;人情、民情、军情、亲情、友情;心情、才情、诗情、爱情;疫情、灾情、火情、水情、病情;真情、实情、深情、痴情。这些仅仅是我所能想到的与情有关的词。不难看出我们生活中很多的问题都与这个“情”紧密相连。

人们对“情”的认识,往往仅停留在男女的两性关系上,我认为这是远远不够的。“情”触及的空间要比我们通常认识的要广泛得多。不错,“情”是与人密切相关的,所以,我认为无论怎么提倡“以人为本”,如果不能关注与人密切相关的这个“情”的问题,都只能是形而上的停留在口头上的表面文章。

好在我们的领导人已经注意到了“情”的问题,十七届四中全会的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给了我很深的思考:“全党必须牢记,党的先进性和党的执政地位都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对党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党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是长期的、复杂的、严峻的,落实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任务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为繁重和紧迫。全党必须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继续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确保党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在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和考验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在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的领导核心。”我个人认为这段话的表述道出了这个世道变化的最为精髓的东西,因此也对执政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的领导人常讲领导干部要不断提高驾驭大局的能力和解决错综复杂问题的能力。大局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错中复杂不单纯是科学的问题,科学的问题无论怎么复杂也要比社会问题简单、明了得多。科学总是相对静止的,其简单就是因为它有自己的逻辑关系,我们掌握了它的逻辑关系也就掌握了科学。但这个“情”久远没有科学易于把握,人们常说感情容易变质,人心易变说的就是“情”的特性,它比元素周期表中那些活跃的元素更容易变化,哪怕是极微小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它的变化,所谓的“心如枯井,不起波澜”是不存在的,除非人的生命真的结束了。甚至有的所谓性情中人沾上一点“情”的星火,就会成燎原之势。所以,从今天这个角度看《易经》,我们就不难明白,所为的易变、变易讲的都是人的“情”的变化问题。我个人以为这正是易学的精髓。

人心是易于为环境所左右和影响的东西,所以人类的整体世情、国情、校情、党情都已与变化,体察“情”变的问题远比体察自然和物质变化还要艰难,高明的领导都是把握“情”变的高手。情与理讲的是人们认识世界的两个方面,通情的人就是对人与人、人与世界的关系有透彻了解和认识的人。但这还不够,还要达理,要通道道理,这其中包含了物质与物质的关系,也就是物物的关系。当然通情达理整个的理解就不简单是对无物之间关系的理解了,这里也包括了人与人、人与物的理。人们疏于对人与人、人与物的“理”的理解,大多也是因为看不到这个理的存在。

那么,在人与人、人与事之间的理在哪里呢?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还是先说清我个人对人生和世界的理解问题。从人生和世界的角度考察,用我们通常的理解一方面是科学,一方面就是人文。科学的核心是理,人文的核心就是情。理的规律是逻辑,情的规律是什么呢?没有人说得清,我且也称它为逻辑,不过此逻辑不是科学的彼逻辑。科学的逻辑有严格的推理,而人文的逻辑没有严格的推理,人文的逻辑是模糊的。东方文化强调“中庸”我以为道理也就在这里,取中庸之道就不会犯错误。因为科学的推理用意走向极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走向极端却不是好事。人文的模糊逻辑又是怎样的呢?能不能定义?我的体验是可以的,历史上有些哲学家讲先验论,讲客观存在,我想大概就是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所谓的人间正道早已存在。“情”的理就在于是非、对错、真假、善恶、美丑,无论人们的智商如何,大多数的人都应该懂得区分真善美和假丑恶的,但人们往往不顾及这些,都是因为私利的原因,为了私利宁可假丑恶这就是人类的悲剧。现实中正因为这样,我们的领导人才不得不重提和强调荣辱的问题。

理易于把握就在于它相对静止,情难于认识就在于易变。我们人认识世界、认识规律往往都是停留在不变的层面。所谓的高智商也不过是对不变的规律的认识和把握,高手往往都是那些于变化之中能把握规律的人,而我们常说的事业的成功往往都是高情商的人,也应该指的是那些能够对变化的规律有着高度认识和把握的人。近代科学的发展,使更多的人偏重于对科学的认识,以科学的逻辑来解释“情”的范畴内的问题,所以有相当一部分的哲学家无情的抨击我们的传统文化,抨击我们的易学,断言我们的民族没有真正的哲学。我认为是有偏见的。这些哲学家也往往是偏激的(可能是受科学思维和分析哲学的影响)。也难怪,当我们看不到整个世界的时候,哲学家也会犯错误。

基于上述观点,我个人认为思想政治工作更为重要的不是讲理的问题,而是讲爱与情的问题。正向家庭里不能讲理要讲爱一样,“家不是讲理的地方”这句话已经被大多数人认可。但也不能将“理”完全拒之门外,如果完全的不讲道理,情也就难以存在了。没了情、没了爱、没了理,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小家如此,大家亦如此!

古人常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治家需要深谙情理,谙熟情理的前提需要自己是一个通情达理之人,所以,才要修身。现代人忘记了修身的重要,只要治人、治家、治国,所以徒劳无功。治国亦如治家,我就不多说了。

乱说一通,一家之言,不成体系,欢迎争鸣。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