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本色

——人生各不相同,全在于思想!

 
 
 

日志

 
 

【原创】2010,杂思碎想  

2010-01-11 22:12:33|  分类: 工作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杂思碎想

 

1月8日下午,学校召开了学科建设暨科研工作大会,会上总结了2008年的科研工作,对未来的科研工作做了部署。思考学院的科研工作,强烈的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工作的压力和挑战。如何面对科研的工作任务,如何完成科研的任务成了我的心病,我努力的思考未来学院科研发展的出路,思考科目前高校研存在的问题和未来持续发展的特色道路。高校承担着科学研究的任务,承担着推动社会发展的重任,高校科研能不能走出特色的研究之路?能不能改变应急的的状态?这些问题一直在头脑中盘旋、回荡……

 

任务入梦

入夜,沉睡的梦中闪现过一丝亮光。我们应该在现有任务分解的基础上,应该召开一个相关的人员会议。集中重要的力量,重点突破,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这应该就是我们要走的道路!

 

科研的思考

以往我们的科研大多围绕着任务做应急式处理。为了职称搞科研,为了评估搞科研,这样的科研常常是没有明确目标的,为完成任务去完成任务,正所谓的泡沫学术。我认为都是背离科研的本质的。这样的科研往往难以转化为生产力,也影响着高校教师的真正成长。

正确的科研方法应该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每一个教师或者每一个科研团队,都应该始终朝着一个总的目标,就是那棵大萝卜,在大家努力地拔那棵大萝卜的时候带出的泥也就是我们的科研总目标的一个部分,珍惜整理就可以成为科研成果的一个部分。

人生为一大事而来,这个大事在科研这个方面看,就是这棵大萝卜,是我们高校教师一生的教育生涯要拿下的大事。拔出这棵大萝卜之前,挖出的泥土、根须、甚至是萝卜缨子都是科研成果,这样看来我们的科研成果就会源源不断,而且最终就会成为生产力的一个部分。

回顾科学发展的历史,就会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科学家,既是天文学家又是物理学家,既是数学家又是物理学家或哲学家,既是历史学家又是哲学家,道理就在这。研究天文涉及了物理,在物理上的新发现才解决了天文发现的目的,我们能说天文学家在物理学生的新发现就不是科学研究吗?

“拔出萝卜带出泥”,给我们高校教师科研和自我成长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为拔出大萝卜而努力吧!

 

父子·师徒

读《跟苏霍姆林斯基学当老师》看到一句话“师生的关系是精神的交往”,受到一个启发。人类是因为繁衍才得以延续的,父子之间因为这种血缘关系,得以生命的延续。

然而,人类的代代薪火相传,不止是这种血脉关系。还有更为高尚的一种关系那就是师承的关系。这是一种脱离了血脉的又浓于血脉的关系。老师给了学生另一个精神生命,甚或远远高于肉体的生命。所以,师徒关系就有了师徒如父子之说。

中国的传统里,往往有重男轻女的倾向,原因就是这种生命延续的潜意识。有一种人看重的更是精神的延续和继承。这种人就是老师,孔子之于颜回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关系。所以,孔子在失去颜回之后,大呼“老天绝我”啊!

对于一个精神巨人,没有比没有人继承他的思想是更为痛苦的事情了。这比传统的后继无人更难令人接受。而这样的精神巨人能在临终前看到有人继承他的事业,世上也没有比这更值得欣慰的事情了。

种族的延续会有更多的人来承担,然而巨人思想的继承却寥寥无几,所以圣贤寂寞也就不足为怪了。思想继承之艰难也往往因为思想无形,不易把握所致。

想来,自己虽不是思想巨人,然已走上思想的道路。难免就会升出那样一种期待,期待能把头脑中的思想延续下去,希望这一思想能长成巨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