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本色

——人生各不相同,全在于思想!

 
 
 

日志

 
 

【论语学案】《雍也第六》  

2007-05-04 16:46:22|  分类: 我读《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语*雍也第六》

【论语解读】《雍也第六》 - 乐山乐水 - 生命本色

  

本篇通过孔子对社会人物和弟子的品评,以及与弟子的问答,进一步回答了仁德的问题。体现了孔子及其弟子对仁的实践,最后归结出仁的至德就是“中庸”。

 


【原文】6.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译文】孔子说:“冉雍这个人,他的才能可以治理一个国家。”

【解读】冉雍,姓冉,名雍,字仲弓,是孔子的一个弟子,是孔门“德行”科的优秀学生。南面,是面朝南,古时候认为坐北朝南是尊贵的位置,天子、诸侯等官员坐堂听证都是面朝南。在这里孔子既是评价冉雍的德才足以胜任治国理政的条件,又是对弟子德才的赞美。

【原文】6.2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译文】冉雍问子桑伯子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这个人还可以,处世简约。”冉雍说:立身庄重而行事简要,像这样来治理百姓,不是也可以吗?如果自己做事简单,又以这样简单的方法办事,不是太简单了吗?孔子说:“冉雍的话说的对啊。”

【解读】这一章是孔子与弟子冉雍很有针对性的谈话。实际上是师徒俩探讨“简”的境界和理解问题,因为孔子赞许冉雍有“可使南面”之才,其才能之中包含了处世简约这样的品德,但冉雍感到自身的“简”与子桑伯子的“简”有不同,而子桑伯子并不被当时的人所认同,所以冉雍有这样的疑问。冉雍是想借孔子对子桑伯子的评价,弄清楚“简”的差别。孔子笼统地评价了子桑伯子的“简”。但冉雍更进一步的分析了个人行为的“简”与办理行政事宜的“简”的问题,实际上说的还是一个度的问题。孔子认为冉雍的理解是对的。

【原文】6.3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 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译文】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弟子谁最好学呢?”孔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好学,他从不迁怒于人,不犯相同的错误。可惜不行短命早死了!现在再也没有了,再没有听说谁是好学的了。”

【解读】这一章是借鲁哀公之问,通过孔子的口说出什么样的学生才算好学的人。一方面讲人的学问重要的是个人修养,不在记问之学。张居正讲解说“迁,是移,本怒于人,而又移于他人,叫做迁怒”,贰是重复。也就是说颜回从不抱怨、牢骚,不迁怒于人,还能不妨同样的错误。这些大都是个人修养的范畴,正如张居正所说“圣贤之学不在词章记诵之末,而在身心性情之间矣!”另一方面,孔子言外有意,试图告诫鲁哀公作为君王迁怒于人和贰过的害处,治理国家和百姓不可不慎之又慎。

【原文】6.4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译文】子华出使齐国,冉求为子华的母亲要粮食。孔子说:“给她一釜吧。”冉求请求再多一些。孔子说:“那就给她再添一庾吧”。(结果)冉求给了子华的母亲五秉的口粮。孔子说:“冉求这次出使齐国,坐着好马驾的车,穿着上好的皮装。我听说,君子周济急难而不做锦上添花的事。”

【解读】《论语》记载这一段的事情很有意思。事情发生的时间大致是孔子担任鲁国的司空司寇职务的时候,他派弟子子华出使齐国,子华姓公西,名赤,字子华,小孔子42岁。冉子是孔子的学生,公西赤的同学,姓冉,名求,字子有,小孔子29岁。釜、庾、秉都是当时的计量单位,一釜大致合六斗四升,一庾合二斗四升,一秉为十六斛,一斛是十斗。子华外出,冉有为同学子华的母亲请口粮,代为照顾同学的母亲,同学之情实是很难得,但问题是子华的家境并不困难,冉有却借这样的机会为子华的母亲多申请了口粮,孔子念及他二人的同学之情,和师生之间的情感,同意在增加一些。而冉有却利用这样的机会多给了许多。而孔子说的一句话“君子周急不继富”既是对冉有的教育,又成了几千年来人们理财借往的一个原则。仔细斟酌其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情感很值得玩味。

【原文】6.5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相党乎!

【译文】原宪作孔子家的总管,孔子给他九百斛谷米,原宪辞谢不要。孔子说:“不要推辞,可以给你的邻里乡亲啊!”

【解读】原思:姓原,名宪,字子思,小孔子36岁。与上一章对比,我们可以体会原思和冉有的为人,同样的事,孔子不给冉有却主动要,而原思是给了不要。孔子的给,一个嫌少,一个嫌多。两种态度,对待钱财,是不是反应了两类人呢?

【原文】6.6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译文】孔子评论仲弓时说:“黄黑色毛的牛产下全身通红两角端正的犊,即使不想用它祭献神灵,山川之神会舍弃他吗?”

【解读】这一章记载的是孔子对弟子冉雍的评价。仲弓,姓冉,名雍,字仲弓,小孔子29岁,鲁国人。可能是仲弓因为父亲品行不好而自卑,而仲弓仁笃厚道,孔子称赞他有“南面”临民为政之才,孔子的这句话一方面是对仲弓的安慰,另一方面则是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人的成长。并非以出身看待人的成长。

【原文】6.7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译文】孔子说:“颜回呀!他的心可以做到三个月不违背仁德;其他的人只能做到一个月或者一天不违背仁德罢了。”

【解读】孔子高度赞扬了颜回的学习和为人。这里的关键是对“仁”的理解与践行,“仁”是孔子全部思想和学问的核心,它构成了整个儒家文化的大背景。孔子讲“君子不器”,告诉弟子要做一个全人,不可以拘泥,其做全人的重要方面就是健全的人格,而健全的人格与“仁”密切相关,因为“仁”又是多种美德的总和,因此其本身又是很活跃的元素,但另一方面孔子有主张不违仁,实际上是说不要违背人性向善的规律。但人性之中善与恶总是并存的,若要“仁”常在,就需克服内心里不仁的。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孔子的教育理想之高,而又对“仁”的把握理解之难。

【原文】6.8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

【译文】季康子问道:“仲由可以让他从政吗?”孔子说:“仲由办事果断,对于从政有什么不可以呢?”又问:“子贡可以让他从政吗?”孔子回答说:“子贡言辞通达,对于从政有什么不可以呢?”又问:“冉求能从政吗?”孔子说:“冉求多才多艺,从政有什么困难呢?”

【解读】我们可以把这一章看作是用人单位(季康子)来向孔子招聘从政人才的对话。作为用人的一方询问的是这三位学生能不能胜任从政的工作,而作为老师的孔子给出的答复,则是实事求是的。孔子极力给出的答案都是学生身上的长处,或者说是特色或者是突出的才华。事实上也正是这样,子路性格刚毅,办事果断,而子贡这个人司马迁在《史记》中赞扬自贡说:“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可见其言语的才华畅达。而冉求掌握了多种的技能,当然可以胜任他们擅长的从政工作的不同方面的需要了。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孔子个性化的教育结果,而从政只要用其所长,就一定会有成就。孔子介绍弟子的长处,也在告诫选人者要用其所长。不象今日推荐就业,常谈哪一个名校毕业、哪一个高人的学生、多高的学历,却很少问及所选的人的本事如何。

【原文】6.9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

【译文】季氏要请闵子骞做费地的总管。闵子骞告诉来的人说:“请替我好好的这件事吧!如果还来找我,那么我就一定会逃到汶水北岸去了。”

【解读】闵子骞是孔子的学生,比孔子小15岁。因为季氏不忠于鲁国国君,所以闵子骞拒绝去他那里做官。孔门教育目的之一就是谋取官职,赡养父母,以尽孝道。但在道义与富贵之间,孔子还是注重道义在先。闵子骞为此也会经过内心痛苦的挣扎,最终选择了道义,把老师孔子提倡的仁德理想,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目标,并身体力行。但与伯夷叔齐、伊尹、柳下惠和老师孔子相比,其修为还有差距。德虽高,却无益于社会。在那样的一个邦无道的社会中,其选择不过就是一种退守之策,还不能是最佳的选择。

【原文】6.10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译文】冉伯牛生病,孔子去看望他,从窗户上拉着他的手说:“恐怕治不了了吧,这真是命啊。这么好的人竟得这样的病!这么好的人竟得这样的病!”

【解读】这一章记载孔子探望生病的学生冉伯牛的言行。冉伯牛是孔子的学生,小孔子7岁,鲁国人。是孔子弟子中德行科的高材生。从孔子的话语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孔子对冉伯牛情感的深厚。

【原文】6.11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译文】孔子说:“真正贤德的人,是颜回啊!一盒饭,一瓢水,居住在简陋的街巷,一般的人都无法忍受的贫困,颜回却不因此改变自己的快乐。真是贤德啊,颜回!”

【解读】这一章记载了孔子对颜回安贫乐道精神的高度赞扬。儒家的思想很是讲究快乐的体验的,我们这里看到的是颜子之乐,看孔子之乐则是“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两者之乐还有高下之别,孔子之乐是圣人之乐,颜子之乐是贤人之乐。

【原文】6.12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

【译文】冉求说:“我不是不喜欢老师的思想,是我没有能力做到啊。”孔子说:“所谓的能力不足,是走到半路走不动了。现在是你自己停止不前的。”

【解读】这一章是孔子与他的政事科的高材生冉求的对话。反映的是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学习做事贵在持之以恒的问题,冉求说不是不喜欢老师的理论,力不足也,说的还是理论与实践结合之难,因为畏难,所以冉求便有了放弃的想法。孔子帮他分析问题,告诉他不是你的能力不够,实是你不够坚持之故。做任何事,坚持到底实在是重要。

【原文】6.13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译文】孔子对子夏说:“你应该做君子那样的儒者,不要做小人那样的儒者。”

【解读】子夏是孔门文学科的高材生,此章师生对话有不同的看法。其一,是说孔子告诉子夏要做君子那样的儒者,不要做小人那样的儒者。这里就存在了对君子与小人的界定问题,儒者是指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其二,是指孔子告诉子夏要做君子的老师,不要做小人的老师。具体来说孔子的本意是什么样还要看子夏性格中有哪些不足,因为孔子之言都是很有针对性的。而我的看法更接近第一类。

【原文】6.14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

【译文】子游担任武城的长官。孔子说:“你在这儿得到什么人才没有?”子游说:“有一个叫澹台明灭的人,其行为从来不走小道,不是公事,从没有到我的办公室里来。”

【解读】这一章记载的是孔子与他的文学科高材生子游关于人才的对话。古人为政一方,选贤任能,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孔子才这样问子游。而子游回答老师的提问,说到了澹台明灭这个人,说这个人的行为不比其他人,从不走后门,不拉关系,光明磊落,不是因为公事,不会到他的办公室。言外之意,这样正直的人是很难得的。也有人说澹台明灭也是孔子的学生,所以司马迁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有“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的记载。说的就是澹台明灭这个人。传说澹台明灭相貌非常丑陋,孔子第一次看见这个人,很不喜欢,但听说他的政绩和品德,孔子自我反省才说了那样的话。但从此文来看,这个时候的澹台明灭还不是孔子的学生。

【原文】6.15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译文】孔子说:“孟之反不自夸,和军队一起败退时他勇敢地断后,要进城门的时候,他却鞭打自己的坐骑并且说:‘不是我敢殿后,而是我的马跑不动啊!’”

【解读】孟之反是鲁国的大夫,鲁哀公11年,齐鲁一战,鲁国败退,孟之反主动殿后,掩护部队撤退。孔子在这一章高度赞扬了孟之反推功揽过,不自夸的美德。这正是孟之反身上的贤处,意在告诫和教育弟子“见贤思齐”。安德义先生解读此章说人类有四大毛病:“克伐怨欲”。克,都强好胜;伐,自我夸耀;怨,怨天尤人;欲,贪得无厌。总结得很好,这些都是常人身上的毛病。人想要成功,非去除这四大毛病不可。

【原文】6.16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译文】孔子说:“如果没有祝鮀的口才,宋朝的美貌,是很难在这样的社会里避免灾祸的。”

【解读】祝鮀是卫国的大夫,凭借巧言邀宠于卫灵公。宋朝,是宋国的公子,凭借美色获得了卫灵公夫人南子的宠幸。孔子的意思是说,在这样一个衰乱之世,只有那些巧言令色、阿谀奉迎的人,才能免于灾祸。

【原文】6.17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

【译文】孔子说:“谁能走出屋外不经过房门呢?为什么没有人走我说的道呢?”

【解读】这一章表明的是孔子对世风的慨叹。没有人走出屋子会不经过房门,这是基本的常识。也就是说这是生活中的正道。从这一句话孔子引申到社会的正道、人生的正道,孔子为人指出的人生、社会正道就是仁义之道,但却没有人走。孔子正是面对这样的社会现实发出的慨叹。

【原文】6.18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译文】孔子说:“一个人的自然本性超过他的文化修养,就会表现粗野;一个人的外在文化修养超过内在的质朴,就会表现矫揉造作。人的内在本性和外在的文化修养协调统一,这才是个君子。”

【解读】这一章孔子谈论的是内容与形式的问题。说的是内容超过形式和形式超过内容的表现。只有内容与形式协调统一的状态,才是最好的状态。做人也是一样,仅注重内容,不注重形式,就会表现粗野;一味的注重形式,而忽视内容就会虚浮。只有二者协调统一,才是最佳的状态。这也体现了儒家的“中庸”和谐之道。

【原文】6.19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译文】孔子说:“人的生存是因为真实正直,不正直的人能够生存,是他侥幸地避免了灾祸。”

【解读】“直”是儒家文化的重要道德范畴,是对人道德的基本要求。孔子所言的“直”与我们今天谈论的“正直”的“直”有所区别。孔子的“直”是人的情感的真实状态,在《子路第十三》篇有:“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这样的记载。这正是孔子理解的“直”,这种“直”是基于一个人内心真实的情感,而非外在的法制参照。此章孔子认为“罔之生幸而免”,是说那些情感不真实的人侥幸免于灾难。其原因就是,说谎话的人往往会越说越乱,难以自圆其说,最终不得不承担说谎的代价。之所以没有遭受灾难,实在是侥幸之故。这里告诉我们一个基本的人生道理,那就是要诚实做人,不诚实做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即便不付出代价也是侥幸。其实,人世间之所以复杂,就是因为人与人之间不够诚实,总是有人说假话,所以本来不复杂的人生,就是因为“罔之生”的人的存在。

【原文】6.20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译文】孔子说:“懂得它的人不如喜爱它的人,喜爱它的人不如以它为乐的人。“

【解读】这一章孔子谈论的是人的情感世界在学问事业中的作用。知之者、好之者、乐知者之所以存在不同,就是因为这三者对所从事的学问、事业用情的深浅不同而致。对于读书学习,用情深的人,一定会是兴趣浓的人,有了兴趣就有了持续的动力。与读书学习而言,知之者未必会用情,好之者虽能用情,但与实践还有距离,只有乐知者,既能用情于读书学习的过程中,还能以实践其学习的知识为乐趣。足见乐知者便是知行合一、学用结合的人。这样的人才有创造,才有幸福的人生。做事亦是如此。明代宰相张居正在《张居正讲评论语皇家读本》对这三者关系的认识有很精彩的论述——“夫是三者,以地位言,则知不如好,好不如乐。以功夫言,则乐原于好,好原于知,盖非知则见道不明,非好则见道不明,非乐则体道不深。”可供参考。结合《论语》中的思想,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句话,“知”只是一般的了解,心未能深度的参与认知活动,这种认知还谈不上情感的参与;“好”则有“好德如好色”之好的味道,个人的情感与心灵以高度的参与了认知活动;而“乐”则是儒家所追求的最高准则,是孔颜之乐的“乐”,这样的乐,不但体现了心与情感高度参与了认知活动,更体现在这种认知活动与改造实践与自我的结果。

【原文】6.21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译文】孔子说:“中等资质以上的人,可以和他讲高深的学问;中等资质以下的人,就不可以和他谈论高深的学问了。”

【解读】安德义解读《论语》谈论这一章说得很好。他讲的是孔子因材施教,识人、察人的问题。这不仅体现在教学生活中,也体现在日常的生活中。作为教师要能区分资质不同的学生才可以因材施教,这是基本的前提。作为生活中的一员,与人交往至于区分不同人的资质,才可能找到心灵共鸣的人。为政做官也是如此。我体会到孔子以此一句话将知识概括到形而上与形而下两部分,与此行对应生活中就会存在两类人,那就是一类深谙形而上之道的人,一类就是只知形而下生活琐事的人。事实也是如此,对那些倾心于形而上大道的人谈论生活琐事,他会不屑一顾的;而对那些以家庭琐事为乐的人谈论形而上的道理,就好像对牛弹琴一样,自讨无趣。

【原文】6.22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译文】樊迟问怎么才算聪明。孔子说:“致力于百姓趋向道义,严肃地对待鬼神而又远离鬼神,这就是聪明。”樊迟又向孔子问什么是仁。孔子说:“仁者,在困难面前,要冲在前头;有好处的时候,要躲在后面。(冲在前面,守在后面)这样就可以说是仁了(钱宁语)。”

【解读】樊迟是孔子的学生,小孔子46岁,春秋末期鲁国人。这一章记载的是孔子回答樊迟关于聪明与仁德的问题。从《论语》的记载中看,樊迟勤学好问。樊迟问仁《论语》中有三处,除此章问仁外,还有两处,我们可以放在一起来看。《颜渊第十二》篇:“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子路第十三》篇:“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樊迟三次问仁,而孔子三次的回答都不一样,以至于樊迟都没有理解。这大概是因为樊迟三次所处的情境不一样之故,于此我们可以看出孔子施教不但因材,还要因时因地施教。而每次回答不一样,却都体现了仁的本质。此外,樊迟还向孔子问知、问孝、问“崇德、修慝、辨惑”、问学“稼圃”,好像无所不问,似乎是孔子弟子当中最好问的学生了。也难怪樊迟会有那么多的问题,实在是因为他年龄太小什么都不懂的缘故,在孔门弟子中除子张外没有人再比他小了。孔子去世的时候,他才27岁。

【原文】6.23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译文】孔子说:“智者喜欢水,仁者喜欢山。智者活跃,仁者宁静。智者快乐,仁者长寿。”

【解读】这一章反映的是古代文化中天人合一的思想。人的生命特点与大自然的特点和谐统一。

【原文】6.24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译文】孔子说:“齐国一旦变化,就会成为鲁国这样;鲁国一旦变化,就会归于仁道。”

【解读】这一章说的是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影响问题。齐国的开创者是姜太公,鲁国的开创者是周公。孔子从“复礼”的角度讲上述这番话的。

【原文】6.25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译文】酒杯不是酒杯,酒杯啊!酒杯啊!

【解读】这一章记载的大概是孔子在酒桌上拿着酒杯,慨叹当时世风日下,道德滑坡,不遵循礼节的社会风气。就像今天有人说“老师不像老师,学生不像学生”一样的心情。其中饱含着巨大的无可奈何!

【原文】6.26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译文】宰我问孔子说:“一个仁者,如果有人告诉他说:‘井里掉下去一个人’,他会跳下去救他吗?”孔子说:“为什么要这样呢?君子可以去救人,但不能使自己陷进去;可以被欺骗,但不可以被无礼愚弄啊。”

【解读】宰我长于言辞,是孔门言语科的高材生。这段对话,宰我是想难为自己的老师,给自己的老师出了一道难题。实际上是想弄清楚真仁德与愚仁的关系,孔子的回答正是告诉他真正的仁者是不可以被愚弄的。

【原文】6.27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译文】孔子说:“君子广泛地学习各种文献知识,用礼来规范自己的行为,也就可以不至于离经叛道了。”

【解读】 理解这一章的关键在对文的理解,我以为“文”既是指向书本学习,也指向身边的人学习,还指向实践学习的广泛的知识。孔子讲的是理论与实践的关系问题,也是知行的关系问题。礼是人们在生活中共同遵守的行为规则,一个人学习了知识,如果不能以礼的标准严格约束自己的行为,就会离经叛道。所以,广泛的学习重要,按照礼的要求约束自己同样重要。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走在人生的正道上。

【原文】6.28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无厌之!无厌之!”

【译文】孔子去见卫灵公的夫人南,子路很不高兴。孔子发着誓说:“我如果做了不该做的,老天会厌弃我的,老天会厌弃我的。”

【解读】这一章记载孔子与南子相见一事,孔子的形象极为可爱。在孔子的弟子中子路是年龄比较大的一个学生,与孔子只差9岁。师生之间十分亲近,子路常不离老师的左右。据说南子貌美,但品行不端正,名声不好。正因为如此,子路很不高兴,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要见这样的一个人。因为孔子总是教育他的学生要“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子路一不高兴,孔子情急之下,不知如何表白,于是发誓说,如果我做不该做的事,老天会厌弃我,老天会厌弃我。憨态可掬,也可以看到师生之间的那种朋友式的关系。

【原文】6.29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译文】孔子说:“中庸这种美德,已经到了最高的境界了!人们缺乏这一美德已经很久了啊。”

【解读】这一章是孔子对中庸在道德方面的评价。中庸思想集体现在道德论中,更体现在处世的方法论中。绝不是简单的不好不坏中间的概念。中庸的本质应该是和谐的意思。

【原文】6.30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译文】子贡说:“假若有这样一个人,能广泛地给老百姓好处,又能帮助他们生活得很好,怎么样?可以算是有仁德吗?”孔子说:“何止于是仁德,简直就是圣人啊!尧和舜都难以做到呢!对于仁德的人来说,自己想立身于世就要让别人也立身于世,自己想要事事通达就该让他人也事事通达。能够从身边的小事一点一点地做起,这就可以说是实践仁德的方法了。”

【解读】这一章孔子与子贡讨论的是仁与圣的区别。子贡对仁的认识超出了一般人的标准。孔子讲“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述而第七》篇),说的就是每一个人想要做都能做到的事情。所以,孔子告诉子贡这样的仁就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孔子的“恕道”。

(2011年11月5日星期六晚)

  评论这张
 
阅读(136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